用戶名:

密碼:

驗證碼:

當前位置:新媒動態 > 科技新聞 > 科技前沿 >

湖北宜昌西陵區:打造“黨建主導型”城市小區治理新模式

2018-10-13 14:05 記者觀察網 點擊次數 :

黨的力量來自組織,要以提升組織力為重點,推動基層黨組織全面進步、全面過硬。“新時代”,從社會歷史進程的角度看,核心表現是城市時代;“城市治理赤字”,從治理體系的角度看,重點在于社區層面之下最基層、最薄弱、最民生的組織——“小區層面”的源頭治理。

宜昌,是湖北省唯一的國家區域性中心城市,也是省域副中心城市。西陵區,是宜昌的中心城區,轄區常住人口近60萬,占城市人口的50%。“服務經濟主導、城市化進程加快、市民社會主體”的城市特征,是西陵區在新時代實現高質量發展所面臨的主要任務。如何順應城市規律,讓黨的組織體系建在源頭、落地生根?如何發揮城市黨建的引領作用、通過黨建帶動城市治理全面創新?如何讓城市的黨員帶領市民共同參與城市治理、破解“城市病”?

帶著這樣的思考,從2016年初開始,西陵區創新城市基層黨建方式,以“黨建主導型”業委會建設的小區治理為抓手,通過黨建引領,搭建“社區+業委會+物業公司”的三方聯動平臺。全區共有277個小區,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里,業委會組建率達到了100%,成為了全國中等以上城市的中心城區唯一實現了“業委會100%覆蓋”的單位。

一、背景與起因:厘清城市黨建與城市治理的關系的“四大困惑”

2015年12月20日,中央城市工作會議指出:做好城市工作,必須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,建立健全黨委統一領導、黨政齊抓共管的城市工作格局。

2017年底,我國的城市化率達到58.2%。據分析,到2040年,我國的城市化率將上升到75%。然而,我們的城市治理模式卻跟不上城市化時代的步伐,城市黨建引領城市治理創新面臨著“四大困惑”,值得重視和思考:

(一)從黨建源頭看:城市黨建的源頭是“社區”還是“小區”?

社區的屬性,本應是基層群眾性的自治組織。但是,在基層實踐中,社區卻完全成了從屬于街道組織之下的“第6級政府”,人、財、物都來自公共財政的保障,行政“色彩”遠遠大于自治“色彩”。

自從2007年《物權法》頒布以來,小區已成了最基礎的“城市法定細胞”,理應發揮“源頭作用”。小區之上是社區,小區才是市民和黨員全天候生活宜居的主陣地。

當前,城市黨建的源頭,提法上一直停留在“社區”,而沒有下沉到“小區”。面對散落在小區、樓棟的自管黨員和在職黨員,社區黨組織總感覺懸在小區之上,完全形成了“架空層”。

實踐證明:社區黨建再怎么“高大上”,還是走不進小區、走不進家庭、走不進市民。城市基層黨建的“真正源頭”,在于把黨組織延伸到小區、延伸到業委會,使之成為一個重要的前沿堡壘。

(二)從作用發揮看:黨員在群眾中是“亮身份”還是“躲貓貓”?

黨的群眾路線,是黨的生命線、人民的幸福線。黨員,始終生活在群眾中,日常生活要看得出來、關鍵時刻要站得出來、危急關頭要挺得出來。

但是,城市居民身處“陌生人社會”,人際不熟、人心不通、人情不深。如何組織居民、發動市民,這就需要我們的黨員“先站出來”。然而,現實中回到小區生活的黨員,敢不敢亮出身份、零距離地服務居民呢?值得我們深思。

作為一名合格黨員,無論走到哪里,就應該自覺地“亮身份”,不能當群眾的“尾巴”,與群眾“躲貓貓”。

(三)從黨員管理看:黨員的先進性是在“8小時內”還是“8小時外”?

黨員,作為黨的肌體的“細胞”,一言一行、一舉一動都事關黨的形象。

對于在職黨員來說,在工作的8小時之內,都在單位黨組織過組織生活,自覺接受日常教育和監督管理,保持了黨員的先進性。8小時工作之外,在職黨員回到小區生活,身份是業主,由單位人變成了社會人。

黨組織如何破除時間管理限制?黨員怎樣持續保持先進性?這就需要織密黨的組織體系,在小區建立臨時性的黨組織,把全體黨員組織起來,參與到小區建設、引領小區自治、服務小區群眾上來。

(四)從城市治理看:城市基層黨建的作用是“倡導”還是“主導”?

解決“城市治理赤字”的支點是小區自治,小區自治最根本、最有效的平臺是法定的業委會。

1991年,深圳市羅湖區成立了全國第一個業委會。然而,歷經27年的實踐發展,全國業委會的組建率僅為34%。為什么業委會組建如此之難?主要原因有二:其一,法定程序復雜,不亞于社區“兩委”的換屆;其二,居民的參與熱情低。業委會組建處于一種自主自發的狀態,缺乏一個高效的組織者、引領者。

創新城市治理,最核心的是要加強黨的領導,依靠城市基層黨建來主導業委會的建設。

二、做法與經過:創新推進城市基層黨建引領的“三大行動”

城市黨建的組織體系建設,基礎在街道社區、源頭在居民小區。

2016年以來,我區創新推進城市基層黨建“三大行動”,建強小區城市基層黨建綜合體,夯實小區黨組織堡壘,引領城市基層治理。

(一)推進“把支部建在小區上”,優化基層組織網絡

堅持將組織體系建設的觸角延伸到小區、覆蓋到樓棟,以小區為單位,以涵蓋小區內居住的全體黨員為主體,在277個小區全覆蓋組建“小區黨支部”,把黨的力量由社區向居民小區下沉,形成了上連街道社區、下連業委會和黨員的組織體系,實現了黨的組織向小區、家庭、居民個人的領域覆蓋。

(二)推進“黨員責任區閃光行動”,激發黨員示范作用

黨的組織體系建設的重點,是把黨員組織起來、群眾動員起來。我區提出要像“農民種地、工人做工”一樣,劃分出黨員“責任區”5179個,發動6837名黨員在“8小時外”帶領所居住的小區居民參與服務,支持業委會組建,僅用一年半時間,實現了277個小區業委會組建全覆蓋,其中有黨員的業委會占82%。

(三)推進“黨建主導型業委會建設”,凝聚小區治理合力

堅持黨建引領基層治理機制創新,加強城市基層組織體系建設。我區以街道社區黨組織為領導核心,建立“小區黨組織+小區業委會+物業公司”的黨建主導型小區自治平臺,完善“1+4+N”工作體系,通過整合各類資源和力量共同參與小區自治,逐步構建起了以小區黨組織為核心的城市基層黨建綜合體,逐步探索了黨建引領下的多元共治的城市治理路徑。2017年以來,通過整合資源、多方籌資2693萬元,有效化解了“小區停車難、社會治安難、環衛管理難、鄰里關系難、電梯管養難”等突出問題585件。

三、成效與反響:夯實黨建引領城市治理的“五大工程”

我們以小區業委會為支點,堅持“結構性”探索,積極打造社區自治的“城市版”;堅持“基礎性”探索,積極打造城市社會的“主體版”,堅持“源頭性”探索,積極打造城市黨建的“現代版”,構建了黨建引領下的多元共治的社區治理路徑,逐步破解了城市化進程中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所面臨的難題。

(一)建設基層黨建的“源頭工程”,逐步破解了城市黨建中的“前沿堡壘”難題



(此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,僅代表作者言論,由此文引發的各種爭議,本網站聲明免責,也不承擔連帶責任。)

(責任編輯:主編)
文章人氣:
(請您在發表言論時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律法規,文明上網,健康言論。)
用戶名:
驗證碼:
首頁 | 新聞資訊 | 財經股票 | 科技新聞 | 汽車資訊 | 娛樂八卦 | 體育新聞 | 房產樓市 | 旅游資訊 | 健康養生 | 明星時尚 | 主持人主 |
排球的站位及轮换规则